? ?
? 當前位置:
首頁
> 定海發布 > 定海要聞
?
定海,離學習型城市有多遠?
發布日期:2019-06-20信息來源:區融媒體中心字號:[ ] 色調調節:

 

  建設學習型城市是實施以人的現代化為核心的城鎮化發展戰略的重要內容,通過建立社會化的終身教育體系和終身學習服務體系,保障人的終身學習權利,提高勞動者素質,實現市民工作、學習、生活一體化的新型城市。近年來,我區在推進學習型城市建設上有哪些探索與實踐?

  根基堅實形式多樣學習型城市建設廣泛鋪開

  每到周末,家住白泉鎮河東社區的許女士都會到白泉鎮成人文化技術學校上電腦課,這已是她在這里學習的第二年。許女士現年50余歲,自從幾年前在社區活動中接觸電腦后,特別渴望學習電腦知識,聽說附近的成人技術學校有相關課程,便立即報名。“我已經掌握基本的電腦操作了,正在學怎么把照片處理得好看些。在這里,不花一分錢就能學習技術再好不過了。”在當天舉行的課堂成果展示活動中,許女士向同學們展示了她給孫子、外孫拍的照片,以及兩個孩子的成長視頻,生動的畫面配上動聽的音樂,引得現場掌聲陣陣。

  在我區,像許女士這樣通過成人文化技術學校掌握新技能的現象并不少。2010年,區社區教育服務中心、區成人文化技術學校相繼成立,全區還建立了區、鎮(街道)、村(社區)學校三級社區教育網絡,有效推進社區教育的發展。“終身學習是未來的大趨勢,目前我區在社區教育方面形成了較為成熟的模式,受到了不少人的認可。”區成人文化技術學校總校校長何革明告訴記者,社區教育的覆蓋順應了社會的發展,滿足了市民在興趣愛好、自身技能提升及再就業等方面的需求。

  “誰能想到,我從一名‘泥腿子’變成了技術人員,一切仿佛在做夢。”張軍是雙橋街道臨港社區居民,該社區服務中心職工學校每周會開設“園區課堂”“職工課堂”等,進一步提高居民的個人修養和技能。他2年前參加了機械操作課,掌握了基本的操作技術,不僅擺脫了失業困境,還進入了自己理想中的企業。

  在我區學習型城市的探索和實踐中,有不少人如同張軍一般通過社區教育學習改變了人生軌跡。據了解,我區具有良好的教育基礎條件,全區學前教育、九年制義務教育、高中階段教育普及率達到省政府規定指標。去年,我區順利創建浙江省第四批教育基本現代化區。在此基礎上,近年來我區還積極搭建終身學習“立交橋”,開展企業職工、農民、干部、專技人員等教育培訓。去年,全區組織職業技能培訓3653人次,新增高技能人才1210人,培訓農村勞動力110658人次,老年人、失業人員、低收入人群、殘疾人等弱勢群體培訓逐年增加。此外,“書香定海”全民閱讀系列活動、唱響定海、全民終身學習活動周、“教育服務到基層,千名教師進社區”新區市民素質提升工程等一批教育學習品牌脫穎而出,進一步豐富了市民的業余生活,提高了市民的素質,營造了良好的學習氛圍。

   缺失規劃意識不高學習型城市建設進程緩慢

  6月14日上午,定海區老年開放大學內,一堂攝影課如期舉行,能容納四五十個人的教室內,卻只有不到10人上課。“之前報名的時候人挺多,后來有的說沒時間,有的說買相機太貴,有的說年紀大了學了也沒什么意思,反正有很多不來的理由。”相關負責老師說,2017年,定海區老年開放大學成立。作為我區首家普惠性老年開放大學,學校教育活動面向社會普通老年群體且具有公益性,共開設了書法、茶藝、太極拳、攝影與圖片處理、電腦與智能手機應用等六個熱門專業培訓班。培訓活動初期吸引了全區各地近200名老年人報名,人數超出了計劃名額數,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參加的人員越來越少。

  社區教育雖然在全區層面廣泛鋪開,但部分社區的教育工作開展情況每況愈下。小沙街道每周三舉行的“舟山劇場”,木偶戲、皮影戲、越劇等多個表演節目輪番上陣,本是接地氣的文化表演,卻依舊不能吸引居民前來觀看,有時候表演被迫臨時取消。“這類戲曲表演應該是比較吸引居民的,特別是年紀大的人,如果這些都不能吸引他們到現場,其他學書法、學技能的課堂更沒人來了。”小沙街道相關負責人說,為了給社區居民營造良好的學習氛圍,街道對接了各職能部門,面向老中青幼各個年齡段的居民,開設了各類課堂,但是居民到場的并不多。

  部分課堂雖然參加人員多,但參加人員的自主學習意識并不強。如區教育局開設的“新居民父母學堂”,在半年內舉辦6個專題,分別從閱讀、親子關系、兒童常見病預防等方面,邀請相關領域專家免費傳授知識,解答家長們的困惑,介紹我區教育的一些基本情況等,從而提高新居民家長的教育理念,普及家庭教育知識。然而,不少新居民家長參加學習的目的只是為了拿到結業榮譽證書,讓子女在量化入學申請入讀定海公辦學校時可以加分。“其實我們很忙的,根本沒時間學習,但是既然能讓孩子加分也就抽空過來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長坦言,與其在這里上課,他更愿意在工地上干活多賺些錢。

  有如此多的學習場所,為何真正愿意沉下心去學習的人卻不多?一位業內人士說,這既有缺失頂層設計的外因,也有市民自身意識淡薄的內因。“學習型城市建設不是單一某部門的事情,它需要教育、人力資源、民政、工會、共青團、財政等各個部門協調配合,也需要居民自主參與,是全民共建的大事。”該業內人士說,2005年起,我區相繼出臺了《中共舟山市定海區委關于建設學習型社會的意見》《關于進一步深化定海區社區教育工作的若干意見》《關于推進學習型黨組織建設的實施意見》等文件,營造終身學習的氛圍,但由于沒有系統性的綱領和頂層設計,缺失學習型城市應有的政策措施,且與學習型城市相適應的教育制度改革未深入實施,無法一以貫之。雖然每個部門都在開展相應的活動,但是各自為營,相對比較松散,無法做到相輔相成,甚至強強聯合,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學習型城市的發展。同時,作為信息化為紐帶的學習平臺,得不到先進的技術支撐,再加上市民自愿學習的意識有待加強,導致整個城市學習的氛圍一直停滯不前,遲遲無法形成“人人皆學、時時能學、處處可學”的濃厚氛圍,最終導致學習型城市建設停滯不前。

   政策出臺方向明確學習型城市建設蓄勢待發

  今年4月,我區成立學習型城市建設工作領導小組。區委區政府還出臺了《定海區人民政府關于推進學習型城市建設的實施意見》及《定海區創建省級學習型城市工作方案》,進一步明確各部門工作職責、任務清單及創建時間表,建立聯席會議制度,定期研究、部署、督促、檢查學習型城市的建設工作,協調推進學習型機關、學習型企業、學習型村鎮、學習型社區、學習型家庭建設。

  《實施意見》明確提出,將開展學習型城市建設納入各部門、各單位的工作目標管理考核,完善學習型組織評價體系和獎勵體系,區學習型城市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組建督查組開展專項督導。區政府將成人(社區)教育納入對鎮(街道)年度綜合考核的范疇,每年對鎮(街道)成校(社區教育學院)進行考核,考核結果與鎮(街道)考核掛鉤。同時,開展定海區示范性社區(村)教育學校評比,促進基層社區教育的發展。

  “《實施意見》的出臺意味著我區推進學習型城市建設有了頂層設計和專業隊伍。”相關業內人士建議,結合目前我區的良好基礎和自身特點,借鑒起步較早、做法較好的城市,推進學習型城市建設。2016年,杭州列入全球學習型城市網絡,成為全球首批、國內首個入選該網絡的城市。此后,杭州出臺了《關于杭州市構建終身教育體系建設學習型城市的實施意見》,提出建設“處處有學習場所、時時有學習機會、人人有學習愿望”的學習型城市。2011年,杭州又出臺《關于推進學習型城市建設的若干意見》,全面展開學習型城市創建工作,主張關注成人的教育補償與再教育,重視邊緣群體的學習保障,為殘疾人、新居民、老年人等弱勢群體提供支持體系,不僅有效地確保他們接受終身學習,也為學習型城市創建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同時,通過政府、民眾、學界協力推進,為市民學習構建多種渠道,并安排專項資金用于表彰和獎勵創建學習型城市工作先進單位,支持基層學習型組織創建活動。此外,宣傳報道先進做法,整合相關公共資源,吸引市民真正融入學習氛圍,為杭州建設學習型城市奠定良好的基礎。

分享到:
返回頂部】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开心消消乐客服